南昌专业知名交通事故律师宋律师
法律咨询热线 4006-686-166
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事故赔偿

事故中造成死亡时 死亡赔偿金该怎样分割问题汇总 轮胎爆炸炸死补胎人 保险公司赔偿11万

2020年9月7日  南昌专业知名交通事故律师   http://www.ncsjtsgls.com/

 宋律师南昌专业知名交通事故律师,现执业于***律师事务所,法律功底扎实,执业经验丰富,秉承着“专心、专注、专业”的理念,承办每一项法律事务、每一个案件。所办理的案件胜诉高,获得当事人的高度肯定。在工作中一直坚持恪守诚信、维护正义的信念,全心全意为客户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

  

事故中造成死亡时 死亡赔偿金该怎样分割问题汇总

一、死亡赔偿金性质的界定 关于死亡赔偿金的性质历来争议比较大,当前主要有两种学说:一种是“扶养丧失说”;另一种是“继承丧失说”。“扶养丧失说”认为,因侵害他人生命导致受害人死亡,受害人生前扶养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没有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因此丧失了生活资源的供给来源,受害人有财产损害,侵权人应当对该项损害予以赔偿。“继承丧失说”认为,侵害他人生命致人死亡,不仅生命利益本身受侵害,而且造成受害人余命年岁内的收入“逸失”,给与受害人共同生活的家庭共同体造成财产损失。因加害人的侵害行为导致受害人死亡,从而使得家庭共同体对此期待利益收入的完全丧失。该学说认为,死亡赔偿金的性质是对收入损失的赔偿,是财产性的损害赔偿,而不是精神损害赔偿。 我国《民法通则》在立法例上采“扶养丧失说”。《民法通则》第119条对死亡赔偿金的内容规定为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则摒弃了“扶养丧失说”的观点而采“继承丧失说”,这主要是迫于“扶养丧失说”在司法实务中所面临的诸多困境而做出的一种更为理性的选择。根据“扶养丧失说”的观点,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赔偿权利人未成年或没有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为限,如果受害人没有受其供养的被扶养人,则赔偿义务人就无须赔偿该项被扶养人生活费,因为所谓的损害并不存在,其救济当然亦无从谈起。但是这样便导致很多情形下相关的赔偿权利人几乎不能得到任何赔偿,从而造成严重的利益失衡,这是极不合理、极不公平的。 二、死亡赔偿金的不可继承性 要讨论死亡赔偿金能否被继承,必须要清晰遗产的界定。所谓遗产是指被继承人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规定,遗产包括:公民的房屋、储蓄和生活用品;公民的林木、牲畜和家禽;安葬费。扶养费。死亡预期损失赔偿金,或称狭义的死亡赔偿金。此笔费用便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条规定的“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照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本条规定采取‘继承丧失说’,确认死亡赔偿金的性质是对未来收入损失的赔偿,其性质属于财产损失赔偿,而非‘精神损害抚慰金’。本条并根据客观计算方法,以定型化赔偿模式确定‘死亡赔偿金’的赔偿标准和赔偿年限”。和间接受害人在理赔过程中产生的合理费用。这些费用也都是直接受害人受害后产生的损失,应当由赔偿义务人承担。精神损失费。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条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存在明显的冲突,故不做阐述。。所以,死亡赔偿金应当包括安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预期损失赔偿金以及其它损失费,而不仅仅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条规定的那部分赔偿金。故本文所称“死亡赔偿金”是广义的。 五、死亡赔偿金的分割 基本原则。死亡赔偿是损害赔偿的一种,也应当遵循损害赔偿的一般原理。损害赔偿的基本原理应当是受害人有损害事实发生,即有损害才有赔偿,同时受到的损害应当是受法律保护的权益,而且赔偿的标的与损害标的相当。所以,死亡赔偿金的分配也应当按照以谁受到损害谁受到弥补、谁受到的损害越大谁受到的弥补越多的原则。 具体原则。1、安葬费的分割。直接受害人死亡后,从伦理、风俗习惯来讲,其亲戚朋友往往要举行一定的仪式以哀悼死者,实际安葬死者的便是其最亲近的人。从立法位阶上看,安葬费居于死亡赔偿第一顺位,赔偿义务人首先考虑的是对死者的安葬。安葬死者产生的费用由赔偿义务人给付与实际安葬人。所以,事实上不存在安葬费的分配问题,谁垫付了安葬费的,赔偿义务人就应当将此笔费用支付给谁。通常是死者的近亲属,但也有第三人享有请求权的可能。如果死者的遗体已不存在或根本无法找到,就不存在安葬的问题,也就不存在安葬费的问题。 2、被扶养人生活费的分割。根据我国关于该领域立法的位阶来看,被扶养人生活费居于丧葬费之后,即在考虑死者安葬之后,再优先考虑的应当是死者生前的被扶养人的生存问题。这应当是非常人性化的设计。我们还是以前面的案例来分析,在20万元中列出了安葬费后,再列出死者生前被扶养人的生活费。此案例中,死者生前被扶养人只有其四岁的儿子。按照法定的计算方法计算出抚养费的数额,从20万元中列除,由被扶养人享有。 3、其它损失费的分割。其它损失费应当是抢救直接受害人产生的合理费用和间接受害人在理赔过程中产生的合理费用,这些费用如果是间接受害人自行先垫付,便是给间接受害人造成已然损失。这应当是赔偿义务人考虑的第三位阶问题。那么以上案例,从20万元中第三顺位列出的费用应当是其它损失费。这笔费用应当由实际垫付人享有。 4、死亡预期损失赔偿金或狭义的死亡赔偿金的分配。  狭义的死亡赔偿金的分配是死亡赔偿金分配争议的核心问题。原因在于现行法律中死亡赔偿金权利主体范围的模糊性和死亡赔偿金的不同定性。 实务中均以继承顺序为原则,即死者有第一顺序继承人时,狭义的死亡赔偿金权利主体就是第一顺序继承人,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时,狭义的死亡赔偿金权利主体便是第二顺序继承人,如此类推。这样就排除了所有近亲属或直系亲属同时为狭义的死亡赔偿金权利主体。但是还存在另外两个有争议的问题,同一顺序的狭义的死亡赔偿金权利主体是否平等享有分配权与死者同财共居的,受死者扶养的人是否享有分配权如果完全按照“继承丧失说”原理,答案是肯定的。但死亡赔偿金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遗产,按照“继承丧失说”原理,狭义的死亡赔偿金仅仅是受害死者余命年岁内的收入“逸失”,预计给受害人共同生活的家庭共同体造成财产损失,这是一种客观常理推定得出的结论。这种结论也不是唯一的,只是这种结论出现的概率占绝对优势,而且这种结论比定性为精神抚慰金更容易量化,也更利于实际操作。但是不同的定性,其分配方原则肯定是不同的。死亡赔偿也是损害赔偿的一类,也是通过对受害者损失的填补,使其恢复到原初状态或接近原初状态。由于死者的不同近亲属对死者的经济依赖度的不同,他们受的财产损害大小也不同,只有对不同大小损害给予不同的填补,才能彰显正义。所以狭义死亡赔偿金的分割应当根据与死者的生活紧密度和经济依赖度适度分割。依然用前面的案例来具体分析:死者王某的父亲再婚后,多年与死者没有同财共居,死者王某经济收入的高低基本上没有影响到死者父亲的生活质量,对于死者王某的妹妹也如此,而死者王某的经济收入高低直接影响其丈夫、儿子的生活质量。显而易见,王某的去世对其丈夫、儿子的损害最大。那么,死亡赔偿金20万元-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其它损失费=狭义死亡赔偿金,在分割该狭义死亡赔偿金时,死者王某的丈夫、儿子应当多于死者王某的父亲分得。因为有第一顺序继承人存在,死者王某的妹妹就不应当分享该笔赔偿金。可能有人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既然死者王某的去世对其父亲的生活质量基本上没有大的影响,那么为什么死者王某的父亲有权分享该笔赔偿金呢其理由有二:其一,按照“继承丧失说”他有权分享;其二,按照“扶养丧失说”,王某的去世也导致其父丧失了今后请求王某尽赡养义务的权利,所以无论从哪种学说讲,死者王某的父亲均有权分享该笔赔偿金。结论:死亡赔偿金的权利主体应当是法定继承人和被扶养人。死亡赔偿金应当包括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预期损失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其它损失费。死亡预期损失赔偿金应当根据法定继承人依赖于死者的程度,按照比例进行分配。目前诸如此类案件很多,多因法官们对立法的理解不同,导致适用法律也不相同,从而出现不统一的裁判结果。出现此类现象的根本原因是立法上有漏洞。在死亡赔偿制度领域,对诸如家庭、家庭成员、近亲属、死亡赔偿金等概念,无论是在各立法上,还是在司法解释上,应当界定一个统一的内涵和外延,以减少歧义,实现司法统一。 作者:郑敏敦 文章出处:石门县法院 0

轮胎爆炸炸死补胎人 保险公司赔偿11万

   轮胎爆炸炸死补胎人 保险公司赔偿11万   流动补胎者赵某在补胎过程中遭遇轮胎爆炸,当场死亡。赵某家人赵华等6人提起诉讼,要求保险公司赔偿死亡赔偿金11万元。日前,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保险公司赔偿原告赵华等6人死亡赔偿金11万元。

    王某为苏CZ2111货车车主,李某是王某雇佣的司机。2008年10月3日下午3时许,李某驾驶苏CZ2111货车拉水泥熟料到某港口卸载后,因发现右后轮内侧轮胎出现故障,即联系到了流动补胎人赵某,双方协商好更换备胎的价格后,赵某即开始更换备胎。当卸到后轮第七颗螺丝时,内侧轮胎爆炸,将外轮向外推开,将赵某崩飞摔地死亡。王某为苏CZ2111货车在某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赵某家人起诉该保险公司要求该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金限额内承担赔偿。

    法院审理后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项规定:“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包括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第项规定:“交通事故”,是指车辆在道路上因过错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事件。

    本案事故发生的时间是在车辆行驶至目的地的过程中,应视为车辆在行驶过程中;本案事故的地点是机动车和行人可以自由通行的码头,符合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的范围;本案事实是在车辆行驶过程中因更换备用轮胎而造成的第三人的伤亡;本案事故的发生主要因肇事车辆车主王某疏于对车辆的维修保养及赵某疏忽大意未及时对被更换轮胎排空气体造成,既有当事人的过错因素,亦有一定的意外因素,符合道路交通安全法“交通事故”的定义范围。保险公司辩称本案非道路交通事故的主张不能成立,法院不予采信。

    另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条例》第一条及第六条的规定,交强险旨在确保第三人即受害人因意外事故受到损害时能够从保险人处获得救济,是为不特定的第三人利益而设立的保障性保险。赵某在为被保险车辆更换备用轮胎的过程中因轮胎爆炸意外致死,属于交强险规定的第三人的范围,保险公司应当在死亡伤残赔偿金11万元的保险限额内承担。保险公司辩称“交强险合同明确约定,车辆在维修期间出现的事故,保险公司不予赔偿”的主张无事实依据,亦不符合交强险的设立宗旨,法院不予采信。